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己亥(猪)年十月十七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风采
弟弟生命垂危 哥哥挺身切肝挽救
发布时间:2012-02-08 09:45:52  阅览数:35573

沈爱军,现年44岁,他是横溪信用社的一名普通员工。在同事、邻居眼里,他是一位做事执着、重情重义的人;在家人眼中,他是好父亲、好丈夫。一个多月前,沈爱军为救弟弟,将自己的右肝全部捐给了当时生命垂危的弟弟——沈晓勇。

突如其来的噩耗

两个月前,37岁的沈晓勇被查出患了急性肝病。发现病时,肝已经衰竭,肝细胞萎缩,且病情越来越严重。5月6日,沈爱军赶到杭州浙一医院看望弟弟。

5月7日傍晚,沈晓勇由于肝脏急性衰竭渐渐失去意识,眼看人就不行了。此时的沈爱军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只要能救活弟弟,不管花多少钱都愿意。

浙一医院的医生说,要是找不到肝源移植,病人生命就危在旦夕,眼下最好的肝源就是亲人的。听到这话,沈爱军二话不说,就撩起衣服请医生抽血化验。

那天刚好是周末,医生不上班。等到周一,全家人进行全身检查,沈爱军的父母、兄弟、弟妻全部都进行了检查。

胃切除不到三年又捐肝

检查结果出来后,沈爱军和他的父亲、二弟都是适合的肝源。可父亲上了年纪,二弟又有脂肪肝,沈爱军的肝脏是最匹配的。其实,在决定捐肝时,医生建议,病人的大哥和二哥一人切一半,以减少负担。可是沈爱军说:“二弟有脂肪肝,工作又忙,一个人躺着总比两个人躺着好,要切就切我的。”沈爱军感觉到自己责无旁贷。

家里人都不同意沈爱军捐肝,特别是他的母亲。老人怕出意外,她觉得家里已经有一个躺着了,不想看到再躺一个。

妻子俞爱花更是担心丈夫的身体扛不住。虽说肝移植在医学上是常见的病例,手术成功率也很大。但是沈爱军在2008年夏天因胃病,切除了四分之三的胃。

俞爱花说:“其实,他很怕疼,怕打针,平时长了一个痘都会说疼,而且胃切除还不到三年,现在又要切掉一叶肝,做这么大的手术,我真的放心不下。”

可是,沈爱军却下定了决心。他对妻子说,“就算是看到别人这样,我们也会同情,何况现在躺在床上的是我的亲弟弟,且生命岌岌可危。我这个做大哥的不救,谁来救?况且,医生说了手术成功率非常高,不会有问题的。”在外地读大学的儿子,也一遍遍打电话来劝说,不能捐,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他仍然义无反顾、耐心地与儿子沟通,最后都做通了妻子和儿子的思想工作。

手术长达9个小时,很成功

5月10日,动手术那天,因院方要求,沈爱军的儿子也从福州大学赶来了。在推进手术室前,医生拿来捐肝同意书请沈爱军签字,沈爱军毫不犹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妻子和儿子看到他这么坚决,也跟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推进手术室后,在医生打麻醉之前,医生又一遍遍地问沈爱军,你要不要再考虑,手术前,一切都还可以再做决定。可是他想都没想,毅然决定:不用考虑了,我已经做好准备!

5月10日晚上,杭州浙一医院手术室外,沈爱军的妻子俞爱花不停地来回踱步,紧紧盯着手术室门口的灯。11日凌晨两点,手术室灯灭,她焦急地上前看望躺在床上的男人。医生告诉她,手术很成功。

手术长达9个小时,医生取出沈爱军的右肝,移植到弟弟身上,救活了生命垂危的沈晓勇。

“好好保养我的肝,就是最大的报答”

沈晓勇苏醒后对大哥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不知道这辈子如何报答你。”

“不用报答我什么,好好保养我的肝,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沈爱军说。

当笔者问沈爱军,当时有没有想过,手术会对自己的身体有影响,他说:“当时弟弟病情危急,也容不得我思前想后,心里只想着如何能救活弟弟。现在我身体虽然不如从前,但看到弟弟一点点地好起来,我这肝起到作用了,也感到欣慰了。”

“这几年他都要好好休养,家里的活全部都要我一个人做,肩上的担子虽然重,但是现在看到两个人都健康地活着,我辛苦一点,做什么都值得了。”妻子俞爱花这样说道。

日前,刚好是手术后的一个月,沈爱军看上去气色很好,恢复得不错。沈爱军出院后,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询问仍在杭州浙一医院住院的弟弟沈晓勇的病情,得知弟弟的身体日渐好转,自己捐出的右肝已在弟弟的肝脏有了造血功能时,他感到兴奋不已……

都说患难见真情,这话没搁在自己的身上,都只是说说,可沈爱军却用自己的行动揭示患难见真情的真谛,并真诚诠释亲情的无价。

 
收 藏】【打 印】【关 闭
 
版权所有:浙江仙居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19 www.xj96596.com™ Inc. v1.11.1222
联系方式:4008896596